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视力保护:
周洪毅:邕江水上筑乡情
来源:党委工作部 作者:曾素兰 日期:2020-01-03 访问次数: 字号:[ ]
  邕江是南宁的母亲河,千百年来,她平静地穿城而过,每一滴河水都化作爱的琼汁,哺育了生活在这座南方小城的世代子孙。
  距离邕江20公里,驱车仅需30分钟的邕宁区蒲庙镇是周洪毅的家乡,少时其就读的蒲庙初中、邕宁高中就坐落在邕江边上。放学后,周洪毅常常与同学们三五成群来到邕江边上玩耍嬉戏,河堤上、江畔边留下的是一串串欢声笑语,伴随着他度过了欢乐的童年,直到高中毕业,远赴哈尔滨工业大学求学。
  哈尔滨,这座北方的“冰城”,在无数个大雪纷飞的寒夜里,总让周洪毅的思绪飘到千里之外依旧温暖如春的邕城,那条穿城而过的“绿丝带”,静谧而又温柔,是他魂牵梦萦的乡愁。
  如今,这份乡愁已成为周洪毅肩上的一份责任,作为中国能建南方建投广西工程局电力安装公司项目总工程师,全权负责邕宁水利枢纽工程电站厂房闸门、拦污栅、溢流坝弧形闸门、检修闸门及枢纽所有6台水轮发电机组安装项目的主要施工任务。
  像一颗钉子扎根9年

  时光回到2010年10月的金秋,邕城依然炎热,当满头大汗的周洪毅将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毕业证书递给广西工程局电力安装公司时,人力资源部对眼前这位初出茅庐的“85后”瞠目结舌,“小伙子,条件那么好,干嘛要来我们广西工程局电力安装公司啊?”“我是广西南宁人,家就住在邕江边上,能在广西老牌企业工作,离家近又方便也不赖啊!”周洪毅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着回答。
  从有着“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之称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等于拿着一张可以任意叩响广西区内同等行业大门的“通行证”,可当时的周洪毅却并不被看好,“学历又高又年轻,干不了多久的,受不了那个苦!”老一辈的“水电人”都误以为他是来“混经验”的。
  长年蹲守在偏远僻静的水利枢纽工程,一年的绝大多数时间是在与机器设备打交道,天天在施工现场的水、油和灰中摸爬滚打,其工作的艰苦,有人来、有人走是常事,而周洪毅却如同一颗钉子,牢牢扎在了船闸、厂房的机器轰鸣声中,这一干就是9个年头。
  初到西江航运干线的桂平航运枢纽二线船闸工程,他是一名普通的班组技术员,有心的周洪毅跟着师傅学,心里默默的一边熟悉现场设备,一边细心观察师傅如何处理和解决问题。白天跟着师傅学,大型起重机械塔吊繁忙的时候,徒手搬运数十斤的预埋件是跟班学徒的“家常便饭”。晚上回家查图纸,学习理论知识。遇到问题,他总是认认真真分析,然后把问题一一记录下来,不懂的地方,要么翻书查找,要么主动请教专家,经常一张图纸研究到昏天黑地,不把问题弄明白绝不罢休。
  从最初在桂平二线船闸工程配合班组师傅做工,自己看图进行简单校线,到参与负责贺州市下福水电站2号机组大修,再到河池市金城江拔贡水电站改扩建工程的机电及金属结构设备安装质量的检查工作的崭露头角;到独挡一面担当柳州融安水电站机电安装项目总工程师,广西境内珠江水系的绝大支流上都留下了周洪毅一步一个脚印的奋斗足迹,岁月褪去的是他身上早已泛白的蓝色工装,却洗刷不了他内心的坚守和执著。
  “干一行爱一行,不管身在何处,从事何种工作,都要沉得下心来做事,才能有始有终,问心无愧。”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另谋高就的时候,周洪毅一如当年竞聘岗位时的回答,笑容中带着一份不置可否的坚定。

  如归来少年邂逅邕江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16年,专业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的周洪毅被委以重任,挑起了广西壮族自治区60周年重大公益性项目邕江枢纽工程机电安装项目主要施工任务的“大梁”。
  安装6台单机容量9.6兆瓦的贯流式机组,是邕宁水利枢纽工程机电及金属结构安装项目部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度的重中之重。安装之初,首台机组最先发难,2018年11月,正当大家都为首台机组的成功安装长舒一口气的时候,周洪毅仍旧绷着一根弦,为首台机组试验调试准备忙碌着,果不其然,在对首台机组加注冷却水过程中,细心的周洪毅发现厂家设计人员在配算药剂重量时,忽略了药剂中结晶水(实际到货为偏硼酸钠水合物NaBO2·4H2O)的剂量,导致供应的药品中的有效成分分量(NaBO2)不足,周洪毅第一时间联系厂家重新核算配比机组冷却水化学药剂含量,避免了二次返工。

  一波才平一波又起,首台机组冷却水药剂含量冲调配比正确了,可是系统试运行却不正常了,循环冷却系统的膨胀水箱水位在冷却水泵启动后,水位迅速下降消失,即便多次长时间循环补水也是如此,“一定是系统内存在大量空气,而注水和循环时难以将管道内气体排出,机组循环冷却系统存在设计缺陷”,周洪毅迅速作出判断,再次联系厂家设计人员,并提出了将6台机组冷却水系统膨胀水箱全部更换,加大容量的新设想。
  对于这一设想,厂家现场代表和主设人员起初并未赞成,直至周洪毅再三坚持下,对方才特意征求内部经验丰富的资深设计师意见,方才同意配合周洪毅加装排气阀的措施。果然,这一新设想在实际操作中得到了有效验证,为施工进度节约了时间,节省了安装成本,厂家现场鉴定后不得不竖起大拇指。

  机组振动实验调试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机组装料及商运的实现,在这一重要里程碑节点上,周洪毅表现出有异于“85后”的沉着与冷静,让项目部的青年员工都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家都极力推选他为青年突击队队长,并亲切的称呼他为“老周”。这一称谓同样也适用于绽放在邕宁水利枢纽大坝上的“六朵金花”。船闸蓄放之间,6台机组宛如金花绽放,而在周洪毅眼里,这“六朵金花”就像他的“六个孩子”,是用汗水浇筑,苦与乐共同凝聚的结晶。               

  干好家门口的工程

  “实践出真知”,机组从图纸设计到工厂制造,再到最后的操作安装,是需要根据实际施工情况不断进行优化改造的。“六朵金花”绽放的背后,是周洪毅无数个不眠之夜的悉心守护。
  起初,机组在设计方面存在的缺陷曾给现场安装额外增添了不少麻烦和危险。“干好家门口的工程,这可是给我们南宁人‘长脸’的一件大事”,周洪毅言语中透着喜悦,为啃下这块“硬骨头”,可谓煞费苦心。白天,他是一名“大夫”,一面细心翻阅图纸说明,一面观察实际情形,通过巡查督导,实时掌握施工人员对金属安装设备的动态了解,为机组“把脉问诊”,查病因找病源。晚上,他是一名“管家”,整理一天的施工进展,总结关键节点的施工大事记,组织班组研究讨论施工方案,优化改进机组的安装方案,尽可能降低工人劳动作业强度和施工难度。

  时间紧,任务重。为对症下药,周洪毅统筹施工资源,实现多面同步施工管理,一方面做好“术前”充分准备,新增并改造机组灯泡头专用安装支架,优先解决安装工具缺失问题;现场加工制作锁定钢板,保证机组主轴吊装换钩作业施工安全。另一方面做好“术后”防范工作,项目进场前,周洪毅就已多次提醒业主方把好机组“质量关”,明确向制造厂家提出不得将机组任意部件分包生产,确需分包生产的须经业主认同且加强质量控制的“硬性”建议,这从生产源头上根本保证了机组的质量。搭起架子,垒好台。周洪毅亲自上阵,对安全连杆定位铜螺栓易折断、安全连杆弹簧连接轴螺母与连杆拐臂碰撞“开刀祛病”,将铜螺栓受压侧的螺母巧妙的用薄螺母代替厚螺母,改善螺栓受力状况。同时,在连杆拐臂碰撞的部位加焊过渡钢板,保障螺母不再与拐臂直接发生碰撞,从而避免了拐臂与控制环经常性卡死……在周洪毅的精心呵护下,“六朵金花”安装质量优异,工程未出现任何重大安全生产和质量责任事故,机组发电安装设备无论在施工质量还是运行指标上均已全部达到优良标准,得到了业主单位、监理单位、第三方检测单位(水利部产品质量标准研究所)、制造单位和广西水利水电工程质量与安全监督中心站的一致认可和高度评价。

  伴随着2019年12月30日上午9时整的钟声敲响,邕宁水利枢纽工程6号机组顺利完成最后的72小时试运行,标志着全部机组的安装试验工作投产发电。这本该额手相庆的时刻,周洪毅仍坚守岗位,一遍遍对水轮机、发电机、轴承温度计、水闸等发电设备进行两小时一次的常规巡查。
  站在这最后一班岗位上,他郑重的在记录表上填上了电流、电压、功率、频率、压力、温度,并与操控室执勤人员叨咕着正常的数据值刻。此刻,这份源自乡愁,起于责任的家门口工程似乎已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但周洪毅依旧忙碌的背影却让人依稀想起那年盛夏,少年一脸挚诚的微笑,原来这才是梦想的起点。

【】 【】